OurJS


OurJS-我们的JS, 我们的技术-IT文摘; 专注JS相关领域;
我们热爱编程, 我们热爱技术;我们是高大上, 有品味的码农;

欢迎您订阅我们的技术周刊


我们会向您分享我们精心收集整理的,最新的行业资讯,技术动态,外文翻译,热点文章;
我们使用第三方邮件列表向您推送,我们不保存您的任何个人资料,注重您的隐私,您可以随时退订,

欢迎分享您的观点,经验,技巧,心得

让我们一起找寻程序员的快乐,探索技术, 发现IT人生的乐趣;


本网站使用缓存技术每次加载仅需很小流量, 可在手机中流畅浏览;
如果您发现任何BUG,请即时告知我们: ourjs(at)ourjs.com

失败的感觉:一个22岁女孩的创业故事


分享到
分类 创业辛勤   关键字 创业   发布 sasasamoa  1403924085773
注意 转载须保留原文链接,译文链接,作者译者等信息。  

前言 


超过90%的高科技创业公司都以失败告终,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宝贝,99dresses会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创业教会了我一件事,那就是我比我想象中有更强的适应性。回首过去,当我开始创办99dresses时,我刚从高中毕业,那时我很幼稚,并不清楚我在做什么。事实上,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创业!我只知道我想解决一个私人问题:我有一个装满了衣服的衣柜,但仍然感觉没有衣服穿。


从那时起,我被合伙人坑了,融资失败,大规模的一团糟的技术让销售陷入停滞,签证问题,缺乏资金,缺乏动力,缺乏一个团队,聘请了错误的人,开除了对的人,缺乏产品-市场之间的配合,和其他的在两者之间的一切。

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我失败了。我赢得了很多战役,但我输掉了这场战争。 

我对这次失败负全部责任。参与99dresses的其他人呢?当然。是这里有他们的错吗?绝对没有。

创业的新闻美化了所有的艰辛困难。他们赞美Airbnbs,他靠卖早餐生存,然后把他们的想法变成一个数十亿美元的业务。你很少听到早期创始人的创业故事,坚持下来了,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 创始人的情感波动,以及为什么他们的创业公司没能实现。

就像在99dresses的事情看起来一样黯淡,我开始寻找这些故事,并且非常希望对一些人能有所帮助。失败者是孤独的和隔离的。每当我翻阅我的Facebook时,反馈给我的所有创业伙伴们,在TechCrunch推出新产品,宣布他们新的融资或收购,并张贴他们快乐团队的照片。询问任何创始人他们是如何做的,你会听到一些积极的话语。不管这是事实与否,这就是我们被训练所要说的话。


我对初创公司的“尸体”进行“验尸”,并总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为何公司破产了,但我很难找到原因,来自谈论失败的感性的一面 - 如何确切地找出将那么多年的时间投入你的生活和你的血液,汗水和泪水,只为你的创业首先“从头开始掉下悬崖”的是什么感觉。也许它因为大多数创始人是男人,而男人通常不喜欢谈论自己的感受。也许是因为失败是令人尴尬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是这种情况,这里是我对项目失败总结出的原因:我的故事。这就是失败的感觉。我希望它能有所帮助。


从这里,这一切开始了...... 


人们都说创业失败应该庆祝。 “快速失败,早失败,常失败!”他们如此传诵,想要将积极的那些溢美之词放在任何创办人都能体验到的最难以忍受的痛苦之上。

让我告诉你 - 失败真是他妈的糟透了。如果我会很快失败,尽早失败并经常失败,那么我会在多年前就放弃99dresses,在2011年,我在我父母的家--澳大利亚的农村,我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因为失败哭了一整周。九个月前,我曾在澳大利亚推出99dresses并获得了一些极好的开始,但我失去了动力,遇到了我不明白的技术问题,还有其它。

我觉得我被淹没在黑色的海洋里,我在表面看不到任何前途。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向前。 

同时,澳大利亚媒体继续找我面谈。我是一个十几岁的创业女孩,在一个男性主导的行业,这一事实似乎取得了大量的关注,我因为这个接受采访,因为那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是积极的,为媒体描绘出幸福的画面,大家谈论起我,仿佛我是创业神童,因为我的年龄和我是女性的事实。

“但是,你正在冒着巨大的风险!你是如此勇敢!“他们会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在我眼里,最大的风险是上大学,获得一份稳定的工作,过一个舒适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妥,但我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 

另外,如果我失败了,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是,最终就要与我的父母一起生活。我觉得真正勇敢的创始人是那些如果他们失败了,将会在大街上过日子的人,但他们还是选择这样做。如果你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你就很容易去冒险。

我妈妈说“尼克,你确定你真的想这样做吗?对一个19岁的孩子来说你要承担如此巨大的压力。没有人会为你着想,你得确定这是不是你想要的。”我的父母是我的头号支持者,但我妈妈讨厌看到我如此的痛苦,即使是品格的塑造。 

但是,尽管在我有种可怕的不祥的预感,而事实上,我没有剩余的钱了,并且我没有稳定的团队,产品大规模的出现问题,我感到忙了,并且不知道如何克服上述障碍,觉得自己完全独自承受这一切,我坚持下来了。

那时我没有失败。我不能失败。这是我的宝贝,如果它要是失败了,那我也将死了。

我开始变得对疼痛麻木,即使坚持连续地保持清醒了好几个星期,没有一丝希望也没有欲望下床,我还是我让自己坐在我的办公桌并一直工作。 

最终,事情出现了转机。


当你处在你人生中的最低点,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向上走


我申请了一所大学有1万美元奖金的创业大赛,付给了一个朋友奖金中的500美元让他加入我的“团队”,这样我就可以有资格参加比赛;我写了一个成功的商业计划,并拿到了第一名。接着这里就有足够的钱让我买一张去美国的机票和房租的费用。

我遇见了我的朋友和顾问,马特,他曾让我在他的翅膀下成长,帮助我甚至大于我的奢望。我的开发人员因为重病被送往了医院,并退出了公司,但我用两个联合创始人替换了他。我进入了YC 孵化器,并前往硅谷 — 有很多人像我一样,充满着幻想年轻创业人的圣地 -- 坚持了5个月。我们重建了99dresses的产品,并在美国推出它。那时我们得到了动力。我同一组投资者签订了120万美元的种子期,参照估值上限,我真的以为这高的离谱的。

99dresses回来了,宝贝!

然后,突然之间,我们什么都没有了。


另一次情感波动的旅程


我只好飞回澳洲去拿到工作签证并尽快把拨款手续签订,第二天我的两个“联合创始人”告诉我,他们决定离开公司,没有任何先兆。

120万美元并没有打到我们的账户,但即使有,我也会觉得没有团队在这里执行我的愿景,反而让接受它并不舒服。反正我看上去像一个骗子和白痴 -在她拿了投资者们的钱后告诉她的投资者团队突然没有了,这是什么样的创始人呢?再者,我怎么会预估到这样的事情?我完全傻了眼。

我去了马特的办公室,他接着请我喝了伏特加,同时告诉我,没有他们,我会好得多。像大多数Matt的课程是很难看到的,但他是对的。

第二天,我打电话给了我们的投资者领导人,他决定退出了。然后另一位投资者也离开了。我辛辛苦苦所努力的一切都成了摇摇欲坠的碎片。我需要独自关闭项目,而不是同意汇集至少一百万美元来获得领先。但后来我意识到,这些“联合创始人”无论如何都会离开,让我留在这样的境地。

虽然我被困在澳洲仍然有远大的目标,但作为一个单一的,没有团队的非技术的创始人,没有任何商品(我需要这些联合创始人,以保持产品的运行),没有美国签证,只有我从YC公司得到的一些钱。 

我记得在这一切发生后,我姐姐带我出去散步。她让我在一个公园坐下,俯瞰整个悉尼港的夜景,让我聆听了佛罗伦萨和机器“摇出来”的声音。她告诉我,我会恢复过来,我会克服这一切就像我一直做的那样。我不确定我能否相信她,但我知道我会从更坏的事情里生存下来。最后,这会以成为我的励志歌而结束,当艰难的时候,我会听到这首歌,因为它提醒了我,如果我想,我可以克服巨大的障碍。 

那时我并没有失败。我只是又开始了。


重新开始 


尽管发生了这一切,仍然有五个投资者坚持了下来。他们相信我,当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的时候,但我不能让他们知道 - 这是任何企业家的大罪。总是要有信心。始终面带微笑。始终保持积极的态度。积极,积极,积极!

我记得一位投资者向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说“倒霉的事情发生了。就拿钱去解决它。”另一位告诉我他对女人有些失去信心。 

我的最高估值被切成一半,但至少我没有再次破产。

所以我结清了59.5万美元,并开始寻找新的共同创始人。问题是,我不信任任何人。在我以前的联合创始人让我尝尽苦头以后。

但后来我遇见了马辛,他辞去了公司的IT工作,加入我并一起在一个我们称之为“洞穴”的办公室里,因为它便宜而且有点脏乱,也没有自然日光。我记得他第一天来到这里的时候,中途在交谈的时候我的椅子彻底倒塌了。第二天,他买了自己的椅子。我很嫉妒。 

我们再次重建99dresses并在美国推出它,这被证明是荒谬的艰难,当我们美国没有身份,并不得不处理一些股票,并从另一个大陆建立社区。我们在寻找增长方面遇到了麻烦。市场还在继续,竞争对手已经有很多了,我们已经制作的产品同其他人的产品相比并没有提供更多的价值。

加上我们正在建立两个市场这一事实,你可能对艰难的事情是怎么样的有了一些理解。美国市场是巨大的,竞争激烈的并且比澳洲市场更多更难的问题。我们因为我们缺乏进展而感到沮丧,并且我已经答应我们的投资者说我们的产品模式有些问题。 

那时我并没有失败。我们转型了。


我们的巨大转变 


我搭乘飞机到美国和尽可能多的,和我们的目标市场里的妇女们交谈。我们采访了很多的客户。我们很清楚地发现了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问题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的产品只是在美国市场没有起到作用。 

我给在澳大利亚的团队打了电话,并相当直白地告诉他们,我们需要扔掉所有的东西,并从不同的角度来处理这个问题。我对产品提出了新的想法,来源于与那些交谈的女生产生的共鸣。团队并没有把它做的很好,我绝对在沟通这个新想法时绝对处理的非常糟糕。我乘坐一个早间航班飞回家,因为我感觉到了公司正在酝酿兵变 - 我脱离团队辛勤工作了好几个月。作为一个领导者这绝对不是最好的时刻。

尽管如此,我们的团队还是团结了起来。我们抛弃了我们的网站,并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移动设备上。在一个星期内,我们为用户提供了一个移动网站的原型,并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了迭代。 

我们匆匆忙忙让所有人测试我们的应用程序。我们给成千上万的博客用户发送电子邮件,以及一些最终放弃使用的人。项目开始有了交易,女孩们把钱支付我们。这个新事物正在起到作用!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在美国启动它,我们首先需要搬到那里为了能让事情正确恰当的运行。


签证问题 


问题是,我们没有签证。你看,作为一个澳大利亚人,如果你在一个专门的领域里有一个文凭的话,你是很容易进入美国的,而我没有。马尔辛不得不等待他与他的妻子首先成为澳洲公民,然后得到他的E3签证。然而,在加入99dresses前夕,他的妻子怀上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他们想让这个孩子出生在澳大利亚。马尔辛当时让他的妻子和孩子跨越半个地球去追逐我们的创业梦想。不得不说,他是一个非常勇敢的人。

在另一方面,我面临着我的下一个巨大的挑战:证明我是一个“有非凡能力的外星人”,虽然没有学位,但是值得的生活和工作在美国的外星人(毕竟,我放弃了我的奖学金, 当我进入Y C孵化器时,我从大学辍学)。经过约7个月的工作签证申请,我得到O1签证批准,我难以置信,欣喜若狂并非常感激。 

我几乎跳过了美国领事馆在悉尼对我的审核,我在那里拿签证。然而,我被一个明显非常不喜欢我的女士面试。她告诉我,她通过对我例外处理,所以我不会在那一天拿到签证。她告诉我,这是随机的。可能需要2个星期。

我后来发现这种处理不是随机的 - 它是保留给潜在的恐怖分子,并可能需要长达数年。 

作为一个企业家,我讨厌感到无助。我已经习惯了对一些事情采取行动,并得到某种结果。我喜欢控制别人。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非常无助,并且我的创业被一个掌权的政府工作人员的摆布。

我们已经在美国推出该应用程序之后,领事馆扣留着我的护照。我无法离开澳大利亚。领事馆让我从一个禁锢的钢圈里跳到另一个钢圈,过了几个月后,我仍然没有拿到我的签证。它已经到了我只好每天都给领事馆热线电话打电话和分开对运营商(男性更为容易接受帮助)哭泣的不同类型(用机枪扫射的不断呜咽vs长期悲伤的沉默vs大声丑陋的呼喊)的地步,偶尔我会很幸运,有其中一人给我做了报告。我讨厌这样做,但它是推动事情前进的唯一途径。

我终于得到了我的签证,并乘坐了下一个可以离开澳大利亚的航班和四个手提箱 - 两个装满了衣服,一个装满了鞋子,另一个装满了我所有的电子产品和杂项物品。这些旅行箱的内容只是总结了我的生活。 

我已经实现了搬到纽约市的梦想,我住在一个鞋盒似的建筑物里。这是所有我能用我的创业资金负担得起的了。

不久之后,我25岁大的姐姐和19岁的弟弟都在悉尼买了华丽的公寓。虽然我为他们感到非常开心,但我也不禁感嫉妒,因为我坐在我没有窗户的小敞篷卧室里。如果这一切没有实现,我的钱就一点不剩,而我的兄弟姐妹已经投资了他们的未来财务。这并没有真的吓到我 - 我已经意识到,钱对我而言不是目的 - 但它确实是我正在争取的。大家可能都将自己同那些超出我们应该生活的方式来比较...


重新推出的时间! 


雇用了几个人和在纽约找到一间办公室后,我们准备好启动了。我们用科技解决了鸡和蛋的问题,并且承诺再也不会谈论这个了,因为这些是靠谱的技术团队做出来的。如果有一条线,我们肯定要越过去。我们必须这样做。这些黑客对他人是无害的,所以我想我们需要抓到事物的要害。 

我们计划实施的比我的预算更好,更快。 3个月内,我们每一个星期都完成了超过1000份的交易,并且每一个交易都带来了收入。我们在持续增长。

我们的应用程序商店的评论都是非常积极的。解决困扰,并介绍有些女生如何开始使用99dresses。在短短几个月内,几个高级用户每单已经花了超过1000美元,并成交了数百个项目。我们存货周转率稳步的增长,从17%到50% - 这是比我们的竞争对手好2 - 3倍。每天我会穿一副我收到的,在关闭应用程序以后的新装备。我们的回头率真的很令人兴奋。如果我的投资者想要攻破妇女,那就是我们已经创建的这些东西。 

以我们成长的速度来看,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得到良好的现金流,在我们的资金用尽之前。


我有99个问题,而我们的增长是其中之一...... 


但是,随后增长速度开始放缓。所有项目的平均价值稳步下跌,而我们的收费是基于这个的,所以虽然我们有不断增长的交易量但我们的收入并没有改变。我们开始看到这个商业模式中的一些漏洞。虽然我们的用量量是巨大的,但是我们担心我们的激活率。 

我们在试图拯救自己,于是我们多做了一个业务;这会变成是我们的最后一个。这个建立在我们所有的研究基础上,具有完整的逻辑意义;但引入它到我们的团体是一场噩梦。在应用程序内发生了巨变。虽然我们的在线指标以一种大规模的方式狂涨,但我们的一个关键指标 - 交易 - 暴跌。

同时,我曾接告诉投资人出现瓶径。我知道我们有很特别的,拥有惊人潜力的东西,只要我们有足够的空间来给它一次额外的推动。我也知道我们是不是完全准备好来渡过瓶径,除非我们现有的投资者打算从腰包里掏出现金。我们会在这个市场上待一段时间,并且尽管我们想要走出这里不得不克服一些挫折,这对无所谓外来投资者似乎是无关紧要的。瓶径只是没有那么吸引人而已。

我们一个金融机构投资者,他们告诉我,他们想跟我们共过难关,我很放松。轰!看起来我们要活着看到新的一天。 

我将进行了严格评估的文件送过去,并与他们一起工作来回答他们的所有问题。

他们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来回复我,所以我们可以得到这笔交易并继续前进。接着,在一个周三,我接到了他们的电话,电话路线有很多杂音。然而,这听起来像他们不仅想要指引,而且他们其实是想要主导整个项目!我非常紧张,我不停地安慰自己。

然后我听到一个“但是......”

而谈话的剩余部分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就不会那么做。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我知道在一些曾经投资过的,有兴趣加入进来的天使中,他们是我们能拿到钱的最好对象,但只能看着一个VC来引领它,可能是为了进行监督。我们现在只剩下了很少的现金,和很少的时间来寻找别人。 


原来,在细看之下一些在公司的其他合作伙伴在市场上并没有那么有竞争力了。 99dresses直接把关注点放在更便宜快速的时尚交易中(快速时尚是真的很难用保证回头率),但所有的竞争主要集中在出售和购买时尚设计上。尽管我们有差异化,空间已经很小,竞争对手资金非常充足,每个都有高达数千万美元的资金。

我想当我在电话里反驳的时候我的声音是嘶哑的。我非常努力地调整自己,让自己显得专业起来,但我几乎没有话讲, 因为我哭了。该死的情绪!我很尴尬。

 

我们的最后一次尝试 


晚上的时候,我泪流满面的来到马尔辛的家里,非常期望他采取安全和负责任的路线,去寻找另外一份工作。他有一个家庭需要养活,将他置于在那个位置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内疚。


相反,马辛让我非常惊讶。他不愿轻易放弃。没有一个团队中的成员愿意放弃。当我的团队已准备好在与我战斗到底,这给我正带来巨大的压力和责任。我们提出了一个关于削减的成本的计划,以扩大我们的增长,我们试图在可能的范围里得到一些更多的现金。


第二天,我在办公室宣布,有一些人会离开。我们已经是一个非常精简的团队,但是现在两个人的工作是由一个人来完成,并且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以争取更多的时间。 


我没有告诉很多人发生了什么。你不应该谈论这件烂事。如果有人问你的创业怎么样了,你应该用一些积极的话就像谈论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一样。我的朋友给了我一个拥抱,告诉我去读”由本·霍洛维茨所写的《难事之难》。我买了这本书,在一个周六的下午坐在一间咖啡厅读完了这本书。我发现非常多的共鸣 – 以前我曾多次经历过,这些书所提到的感悟。

我意识到了一些事情:我真他妈的累 – 无论身体还是情感。我无法正常入睡。我在2009年读完高中,自从我们的'毕业生'海滩庆祝之后,我再也没有度过一个舒适的假期,我曾试图躺在游泳池旁渡假,但我脑海中一直想着漫长的会议和我们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所有我能想到的是这该死的创业,它让我精疲力尽。


我已经没有时间做其他事情。当有人问我除了工作以外的爱好是什么,我会笑。我最近开始有小的恐慌,当我在做日常事情的时候,就像洗澡或做我的头发。我感觉自己就像在浪费生命。我甚至不能考虑有一段感情(我以前试过,但创业再次战胜了他)。我不知道我可以专注多久。


我妈妈告诉我要相信我的直觉。如果我的直觉告诉我,公司已经没有前景,那么放弃并没有什么可耻的,应该去做更有效率的一些事,而不是筹集更多的钱。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已经学到了非常多。

我告诉我妈妈我不能相信直觉。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退出。问题是,我的直觉曾经在我最黑暗的时期也这样告诉过我,但我还是挺了过来。如果我相信我的直觉,那我应该会在几年前就放弃了。

我知道让我死心的唯一方法是彻底失败。我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我欠了我自己,我的团队,我的投资者和99dresses社区太多,让这件事进行到底。


我继续接洽投资者,没有任何进展。我被邀请去到处是VC的鸡尾酒会,那里我会穿上我的痛苦的天价高跟鞋,因为我分别测试了高跟鞋与平底鞋,出于某种原因十一分之五的女性穿上7英寸的高跟鞋比一个穿着舒适平坦的鞋去工作的女性会得到同投资者更多的谈话时间和关注。显然高度给你了存在感。我被一些投资者一两次,"知道什么是天使吗?","你这么高是模特吗?",或者其他一些无意间的居高临下的评论,我怀疑不是每个人都会碰到。我已经学会用我的高跟鞋来甩开这一切。

我不停地从这些投资者听到同样的事情。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业务,但我们会投种子期或者A轮,我们不能做两者这间的投资。不过,希望我们保持联系,如果你们发展到A轮,我们也许能帮助到你。哦,你为什么不从你的先前的投资者帮你渡过瓶径呢?”


我记得有一次马尔辛开玩笑说,我控制欲强,这让我很惊讶。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这样的 - 我只是喜欢按一定方式来做事,并让它符合在我脑海里的设计的一些标准。当谈论关于非99dresses相关的东西,我估计一点兴趣都没有。

过去几周发生的一些事,让我开始明白了他说的话。但我不是一个控制狂,我只是迷恋控制成果 - 我是一个只需要在输入中的控制的控制狂。 

所有事情变得越来越没有希望,这越来越明显了。我开始吃更健康,经加工的无热量和糖的小麦。我会读关于养生的东西,就当是采取一种精神休息,这是顺带地理解如何控制摄入来影响你的身体。我告诉自己这会给带来更多的精力,但我真的觉得我只是在想控制东西 - 任何东西 - 直到我创业的公司挣脱了我的控制。


关闭公司


只剩下几个星期的现金了,马尔辛和我同意用我们的剩余时间来正常关闭应用程序,为了自己和团体的利益。那一天我走进办公室准备和他有一个艰难的交谈,但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一切都结束了。是有一些眼泪,并且我很庆幸当我走出共同工作的地方时,我有一头长长的黑发来隐藏我布满血丝的眼睛。我一整天都感觉不舒服,我的肚子吃不下任何东西。在接下的几天我都没有什么胃口。 


我的第一反应是道歉 - 对马尔辛,对我的团队,对我的投资者,对我们已经建成的忠诚的社区。我感到羞耻,内疚,尴尬 - 就像一个牧羊人带领她的羊跌落悬崖,但保护它的安全是我的责任。我在逻辑上知道我不应该有这种感觉,但情绪并不总是符合逻辑的。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应该是怎样的感觉。自从我高中毕业我一直在做这个公司,所以99dresses是我的一切。这是我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 我曾就是“那个99dresses女孩”。没有这个公司那我是谁?我不知道。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我猜。 


为了帮我疗伤,我的朋友邀请我出去喝酒,让我不要再想这些事,但我真的不喜欢这样。我害怕遇见新的人,他们会问我,我做过什么,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也不好意思,因为我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东西了 - 我仍然不知道每月月底是如何支付租金的。作为一个女人,在纽约,晚上出去玩是通常是成本很低的,因为那些可爱的男孩会帮我买单,但我不是别人期望的那种女人。我是独立的。如果我不能为自己买单的话,我是不会出来的。


我并不沮丧和失望。我试过,他妈的这么辛苦,仍然无法使它动作。如果再做一次的话可能会截然不同,但马辛和我同意不陷进了“早该,本该,应该”的陷阱里。 “不后悔”,他说。我们都学会了从错误中吸取一些沉痛的教训,但这让我也意识到运气和时机,可能是决定成功和失败的很大因素。 


第二天一个和我们模式非常类似的公司出了一个报告,他们在不同的垂直角度。我们上线前8个月的平均交易量是他们的3倍还多,并且会员数量是他们的2.5倍以上,并且有一个恰当的商业模式 - 团队只有他们的一半。他们接着获得一大笔A轮融资;我们已经失败了。我们的投资者说,你们已经用这笔钱做了很多。


如果你不断地尝试并没有获得任何回报的话,你会更容易接受失败。你称它为失败的实验。失败是很容易证明的。 


不断尝试和努力是非常令人沮丧的,而当你终于开始得到一些良好的开端时,你掉下悬崖。我们的业务肯定仍然有问题,但其实每一个企业都有。


继续前进 


所以这个故事在这里就即将结束了。我的朋友都问我是否还好,我真的认为还好。这是一个疯狂之旅,不过是继续前进的时候了。 

我失败的一个残酷后果是失去我辛辛苦苦获得的美国签证。一旦我不再是99dresses的首席执行官,在技术上我得10天内卖掉我所有的家产,收拾我的行李,告别我出色的团队,我的朋友和我已经建立在这里的生活,然后离开。

话虽这么说,我很兴奋去开始一个新的篇章。虽然我喜欢创业公司,但它的失败任何人都没有责任,只有我自己 - 不是团队,投资者,客户的问题。也许现在我可以作一会儿一个正常的22岁的姑娘了:我的放纵癖,让我做出一些糟糕的决定,尝试新的东西。 

我会采取一些时间来充电,与我父母生活在一个2000人的乡村小镇,这里的互联网是缓慢的,与生活不那么紧密。我希望我继续生活下去。老实说,我可能在一周之内会觉得无聊,但是开始新工作的思路,已经有了几个。 

当我开始99dresses时我准备获得巨大成功或者回家。这是一个伟大的冒险,但现在我要回家了。


结束 


所以就是这样。这是我的关于我什么是失败的感觉的故事。我希望阅读它对你有所帮助,写它对我来说就像是抛下了一个包袱。 

很多创业都失败了,但这个行业谈论失败还远远不够。我鼓励任何曾经失败的人写下失败到底是什么感觉,我无法告诉你这些东西在最后的那段时间对我有多么大的帮助,我只是希望有人涉及。相反,我离开时带着孤独和羞愧的感觉。 

其实,我想把那些失败的创始人的故事收集起来把它们放在一本书中,可能是有治疗作用的。这可能是在我休息时间内做的一个小项目,而且我敢肯定,这将对那些跟我有相似经历的人有所帮助。

如果你想参与或贡献你的故事,并请给我电子邮件。我的电子邮件地址是nikki @ 99dresses . com (是的,我将需要一个新的电子邮件了 - 至今还没有整理出来呢)。


谢谢您 


我想我会通过公开感谢那些一直陪伴99dresses的人结束这篇文章。 

致我的联合创始人,马尔辛 - 通过这段经历,你是我最想一直留在我身边的人。你做出了牺牲, 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如果佐伊足够大,没有什么话比“这个!”更值得,我敢肯定,她会告诉你,她是多么为她的爸爸自豪。我会想念你那些糟糕的笑话。


致我的团队,过去和现在 - 感谢你们所有的一切,你们的勤奋,毅力和忠诚。钱德拉和奥古兹,你们是非常棒的。我喜欢工作的每一天,因为你们总让它充满乐趣。我会无比想念你们的。当我做其他的企业时,我希望你们以后再次同我一起。哈哈。


致娜塔莉和赛米拉夫人 - 我敢肯定,它不是简单的让你的丈夫参与到一个企业的建立。你们都是长时间的支持,牺牲和经历情绪起伏的,所以谢谢你们。


致我的家人 - 你们一直是我最重要的支持者。特别感谢我的妈妈如此支持我,即使我是一个如此糟糕的女儿,给你如此巨大的压力。你是我所知道的最强的女人,我希望有一天能像你一样优秀。 


致我的朋友 - 没有你的支持我做不到这一点。你在我巅峰的时候为我祝贺,在我的低谷时安慰我,为此,我会永远感激。 

致马特 - 你是我走了这么远的首要原因。如果不是因为你,在2011年我很可能就会失败了。

致我的投资人 - 谢谢你们相信我的愿景并信任地由我来实现它,甚至通过粗糙的原型程序。我真的很感激。 

致我们的社区 - 没有你们,我们就什么都不是。谢谢你们一直爱着99dresses,并传播这个词。你们中的许多人我现在都把他们当成朋友,我很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忠诚。 


好吧,就是这样。它结束了。现在,是时候睡个舒服的长觉了。


原文地址: 点此
社区评论 ( Beta版 )
  • #0 Think2011s 1404180197000
    阅读起来很困难。
  • #1 sasasamoa 1404399984000
    @Think2011s

    您好: 是翻译的问题吗? 哪里没有看懂我可以为您解答。 感谢您的关注。
OnceDoc 您自己的企业内容管理系统——文档、流程、知识库、报表、网盘All In One

访问404页面,寻找丢失儿童
 热门文章 - 分享最多
  1. 皇帝的新衣:Node.js
  2. 如何兼职创业并避免风险
  3. PHP vs Node.js:真正的评测数据
  4. 沃尔玛为什么要采用Node.js
  5. 再见了,Heroku
  6. DevOps:全能开发是如何扼杀程序员的
  7. Swift的前世今身-创始人的自述
  8. 在JavaScript中创建命名空间的几种写法
  9. Intel: Javascript将全面支持SIMD
  10. Java的痛
  11. AirJD-简单好用的免费建站工具

 相关阅读 - 创业辛勤
  1. 如何兼职创业并避免风险
  2. 好看的电子邮件:你跟客户沟通的杀手
  3. 更好地理解网页-Google的搜索引擎优化建议
  4. 我不想雇佣女性
  5. Google正在拖互联网的后腿
  6. 两周时间,我们怎样在YC重启公司?
  7. 为什么优秀的管理者如此罕见
  8. 全栈创业
  9. 创业点子并非一文不值
  10. 如果你还没有每天被拒过,那是你的雄心还不够

 关键字 - 创业
  1. DevOps:全能开发是如何扼杀程序员的
  2. 观点:创始人工资越少,创业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
  3. 我不想雇佣女性
  4. 这不是一个玩具
  5. 自白:失控的创业
  6. 失败的感觉:一个22岁女孩的创业故事
  7. 如何兼职创业并避免风险
  8. Google正在拖互联网的后腿
  9. 好看的电子邮件:你跟客户沟通的杀手
  10. 更好地理解网页-Google的搜索引擎优化建议

 欢迎订阅 - 技术周刊

我们热爱编程, 我们热爱技术; 我们是高端, 大气, 上档次, 有品味, 时刻需要和国际接轨的码农; 欢迎您订阅我们的技术周刊; 您只需要在右上角输入您的邮箱即可; 我们注重您的隐私,您可以随时退订.
加入我们吧! 让我们一起找寻码农的快乐,探索技术, 发现IT人生的乐趣;


 关注我们

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ourjs-com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关注我们:
IT文摘-程序员(码农)技术周刊

ourjs官方微信号